跳至正文
首页 » 浪客行漫画封面文字全收集

浪客行漫画封面文字全收集

浪客行漫画封面文字全收集

第01卷
曉得失敗之遺憾,才會流下勝利之歡欣眼淚。同樣地,不正視死亡,就不能真正體會生存之感覺吧。所謂幸福,就是感謝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吧!似簡單其實很困難,似困難其實很簡單。

第02卷
我在浪客行中是使用相隔已久的G筆來描繪的。在那之前的兩年左右,都是用毛筆、SignPen、鉛筆等來繪畫的,所以相隔了很長的時間才使用。因為需要一定程度筆壓,手腕會疲勞,但是心情還是很舒暢。我感到我的本職就是這個。

第03卷
「閱讀而受益」的漫畫,似乎很受歡迎。譬如懂得做生意、懂得烹饪、懂得經濟、懂得赌博等等。娛樂性的要素當然必不可少,但也能輕輕鬆鬆汲取到深奧的學識或情報,自然大受好評吧。在此我必須事先聲明,這本漫畫沒有「所得」,純粹是娛樂罷了。

第04卷
一套漫畫作品是得到各方面的支持而形成的。欣賞好的電影會引發創作慾望;沒有自己喜歡的音樂,就不能長時間集中精神埋首在桌前;而目睹同行拼搏努力所取得的好成果,更是一種無限的鼓勵。閱讀在那種情形之下創作出來的作品,就會得到對作品有所感觸的人的回應。正是那種回應,給予我努力地把作品創作得更好的毅力。

第05卷
浪客行的日文書名『Vagabond』帶有流浪者、漂泊者的意思,有點貶意。我所以沒有把書名定為『宮本武藏』,是因為我不願意讀者在閱讀前有先入為主的感覺。另外一個理由就是我對以隨心所欲的態度去描寫的宮本武藏,這個確實存在的古人感到有點心虛。

第06卷
關於逃避:我會一連逛好幾間書店;會去唱片屋找音樂和電影光碟;有時會去戲院;還會在日本麵店攤開買來的書,然後喝上一杯;或者帶著少許醉意,蹲在日本麵店的梯子上。
我每星期畫草稿之前,照例會有上述舉動,那是我想把必須去面對的痛苦,暫時往後推的逃避行為。我在逃避,雖然明知自己必須要面對……

第07卷
漫畫自小陪伴我左右。無數作品令我深深着迷,愛不釋手。那些回憶,如今都化作身為漫畫家一員的我的一部分。如果我忘記了對眾多前輩的尊敬,也就失去自身的價值。我不是獨自一個人,我們是緊緊相連的。大概是那樣吧。

第08卷
當我第一眼看到掛在店鋪墻上的黃色單車時,我就喜歡上了它。雖然價錢超出了預算,但我還是買了它。騎上之後,我感到沉睡了一段時間的肌肉開始甦醒過來。待我察覺時,方發現自己不僅滿臉是汗,還充滿了笑容。這個表情不是很希望被人見到呢。相隔了這麼久,我再次注意到原來自己是這麼喜歡運動的。

第09卷
前幾天在某次交談中,有人問我「你是爲了什麽在畫漫畫的?」,雖然事先我已預料到會有這麽一問的,但我仍然覺得自己的答案不僅未能令對方滿意,甚至也不能讓我自己認同。如果是問「你爲什麽在畫漫畫?」,我的答案是——因爲畫漫畫對我而言,是最自然不過的事。可是,「是爲了什麽呢?」···
有一天我能夠在這裏寫出可以令大家接受的答案嗎?語言真的很奧妙呢。

第10卷
那是何時的事情呢···我買的第一本漫畫書是ドカベン(日本秋田書店出版的棒球漫畫、暫沒有香港中文版)第13卷。我找出好幾頁自己喜歡的場景,如癡如醉的模仿著畫。
昨天我在書店裏看到了跟當年包裝得一模一樣的ドカベンー整齊地排列在書架上,欠缺了1~3卷,而第4卷的第一版是昭和48年(1973)出版的。
我下意識地從書架上拿出第28卷,看著封面,突然感到心頭一熱。這幅畫我也曾經模仿畫過,當時的感情又清晰地浮現在腦海裏面,眼淚差點要掉下來。

第11卷
越是描繪,越是向前,越發看到,自己的不足之處。

第12卷
相隔5年之久,我又去海上釣魚。那天風浪很大,我們乘搭的船在隨波逐流,不斷搖晃。我疲倦地望著水無休止地在改變形狀的波浪,在我眼中它有時看來像是一片蒼茫的大雪原;有時又像是在痛苦掙扎的黑色熔岩;有時更像是巨大海獸的背脊,令我深深感觸到自己的存在就像芥菜籽那樣微不足道。同時,正如「我暈,故我在」所言,我也深深感受到自己確確實實的活著。

第13卷
最近我經常走路。在走路時,嘗試讓自己去注意自己的身體。走很長的路,要怎麽使用體力才會不疲勞?所謂合理的走法是什麽?擺動雙臂是不是比較好?把重心放前一點,可以走的更順暢,而且會減輕脚步的負擔···等等。這種和身體的對話令我回復到「以感性為原型」的自己;在不知不覺間把我積存在大腦裏的不必要的情報一掃而空,當我察覺到這一點時,我非常開心。

第14卷
自己的身體是怎麽在活動的;能照自己的意思去活動嗎;和身體對話。在打籃球時也好、在打高夫球時也好、走在路時也好,我都很喜歡把意識集中在那種事上的時間。看來是那樣的呢,多創造一些那樣的時間吧。

第15卷
最幸福的一刻
是在出發去旅行前的短短時間裏,在機場或車站商店裏買雜志的那一刻。還有,是在飛機上,或在列車中翻著那些雜志的那一刻。

第16卷
剛一説出口,就覺得有所不同,常會發生這種事。也許,能用語言將人的感情完整表達出來,是很少有的呢。無形的感情,能否就無形地表現出來呢?在思考著這些事的過程中,一個不需要用語言來溝通的人物就此誕生出來了。

第17卷
隨著年齡漸長,喜好也有了改變。從前喜歡少咖喱多飯,現在則喜歡很多咖喱包圍著很少的飯。從前是喝濃酒,現在則用水稀釋。從前光滑的東西,現在變得粗糙了。從前是跑,現在則是走,有時會跑。不過,從前和現在都喜歡納豆。

第18卷
從關原之戰往前追溯17年——從第14卷開始描繪小次郎由小到大的故事,終於發展到17年後了。現在總算到達了武藏故事的開頭。呀呀,好開心。

第19卷
我把每天的工作,像寫日記那樣記錄了下來。我明白任何一件事,都有去做的理由和意義。而沒有意義或不想做的事,似乎會變得越來越少去做。我覺得我可以凴自己的意志去生活。

第20卷
緣分,是一種意味深長的東西。與他人的緣分;與小説及漫畫的緣分;與一部電影或一首歌的緣分。每當我在心底真心去尋求之時,那些東西就會如我所料地出現在那裏。那種緣分,一直給了我很大的幫助。

第21卷
一如以往,我從體育運動學懂了很多東西。雖然那種「去幹吧」的應付挑戰的心情很寶貴,但那種想法也會令身體僵硬,無法自由活動。爲了能體驗各種不同的東西,我常常想活動一下身體。我想先調整心態,才能令身體如常活動。

第22卷
拼命過、努力過、較量了、克服了,「成功」那一瞬間的喜悅是任何東西都無法取代的。但是在那一瞬間,應該向下一步踏出的雙脚,卻偶然陷入泥濘之中。

第23卷
我造了一個夢。一個看似由未成年的少年們組成的犯罪集團衝進了我的店子(設定我有開店),逐一打倒了店員。看那勢頭,集團打算把整個城市都納入自己的支配之下。他們有完善的組織,狡猾、高招、殘忍且冷酷無情。最低級的少年們是一群小學生,但藥物卻令他們雙眼充血失去理智。因此他們看起來都是一模一樣的。如果真有地獄的話,當他們的雙眼裏沒有一絲孩子的神采,「對啊,這就是地獄了!」我這麽想著就醒了過來。

第24卷
人,與生俱來的是不偏不倚的眼睛。雖然成長時後天獲得帶有偏見的眼睛,到頭來還是得放棄它。那麽説,先放手者為勝吧。雖然在這世界上要做到這一點是很困難的。

第25卷
給別人添了無數的麻煩,也無數次傷害了別人,但是,我仍然想要創作美好的東西,仍然想要説出動人的話語。這是一種難以抗拒的本能,是一種想要認真過活的本能。

第26卷
從開始連載到今年,有9年了。我察覺到,經過了9年的創作之後,我終於能寫出一些像樣的對白。要將一句話裏所包含的意思準確地表現出來,看來是需要這麽漫長的時間蘇醒的。我是在寫完這次的對白之後才察覺到的。是哪一句對白!?這個要保密。

第27卷
是因爲我想創作「身體」這個主題而選擇了這個作品嗎?還是因爲這個作品,我才被引導向「身體」這個主題呢?在黎明時分獨自繪畫的時候,我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。雖然還説不上成功,但是每當我畫出了充滿力量的漂亮身體時,我就會洋溢著感激的心情,快樂得難以自控。

第28卷
讀高中時,有人勸我選自己的興趣為工作,那會很辛苦。有人提議選稍有興趣的東西為工作,會比較好。我沒有聽從。而事到如今,我慶幸作出了這個決定。如果我只有少許喜歡這份工作的話,相信我已經放棄了吧。喜歡的東西=自己。我是不能放棄自己的。

第29卷
展現在眼前的現在,在你還未説完現在的「現」字時,便已經成爲過去。我認爲過去只能夠回味,一瞬之後的未來才是現在,要把眼光放在一瞬之後的未來,才可以趕上現在。我要活在當下。

第30卷
就算在我想要達到的目標上已經有了別人的足跡,但我仍想去感受那種用自己的雙脚去尋找道路的興奮。

第31卷
我好像經常會聽到別人説,當自己的人生路上發生痛苦的事情和艱辛的狀況,就是一個機會吸引比現在更多立場迥異的人閲讀自己的漫畫。結果這句話成爲了我的救贖。

第32卷
描繪作品時,有什麽是必要的?技術?知識?才能?努力?理想?熱情?贊賞?批評?是内心的平靜,這才是我現在覺得最重要的。

第33卷
對漫畫家以外的人來説,純白的肯特紙不過是普通的紙,但至少對我來説,有時候會隱約的覺得,它有一種威嚴的感覺。面對著還是純白的肯特紙,我會想到「是啊,不管畫什麽都可以」。偶爾我會這樣子被重設,回到最基本的做法。

第34卷
摸索前進的事,沒有改變。不過在遠處搖曳映照的光芒,并非正確答案。反而是忘我地跳躍的内心之光,我希望是那樣。

第35卷
説到現狀,我得出了一個結論:最能幫助到我身體的,就是睡眠。

第36卷
在親人離逝之後過了一段時間,就像只有核心部分慢慢浮現出來那樣,我再一次瞭解到那個人的事。雖然那些核心部分在他還在世時我是沒能看出來的,但他確實是那種人呢…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有這種感覺。

第37卷
有一群生活在同一時代,不管是愉快還是不愉快的事都會相互分享的人們。無論是家庭還是共同體,無論是運動還是漫畫的世界,都有連續不斷的歷史。讓思緒沉浸在空間與時間這兩條悠長又豐盛的綫裏,令人想到身處在交叉點之上的自己是確確實實存在的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简体字版

第01卷
晓得失败之遗憾,才会流下胜利之欢欣眼泪。同样地,不正视死亡,就不能真正体会生存之感觉吧。所谓幸福,就是感谢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吧!似简单其实很困难,似困难其实很简单。

第02卷
我在浪客行中是使用相隔已久的G笔来描绘的。在那之前的两年左右,都是用毛笔、SignPen、铅笔等来绘画的,所以相隔了很长的时间才使用。因为需要一定程度笔压,手腕会疲劳,但是心情还是很舒畅。我感到我的本职就是这个。

第03卷
“阅读而受益”的漫画,似乎很受欢迎。譬如懂得做生意、懂得烹饪、懂得经济、懂得赌博等等。娱乐性的要素当然必不可少,但也能轻轻鬆鬆汲取到深奥的学识或情报,自然大受好评吧。在此我必须事先声明,这本漫画没有“所得”,纯粹是娱乐罢了。

第04卷
一套漫画作品是得到各方面的支持而形成的。欣赏好的电影会引发创作慾望;没有自己喜欢的音乐,就不能长时间集中精神埋首在桌前;而目睹同行拼搏努力所取得的好成果,更是一种无限的鼓励。阅读在那种情形之下创作出来的作品,就会得到对作品有所感触的人的回应。正是那种回应,给予我努力地把作品创作得更好的毅力。

第05卷
浪客行的日文书名‘Vagabond’带有流浪者、漂泊者的意思,有点贬意。我所以没有把书名定为‘宫本武藏’,是因为我不愿意读者在阅读前有先入为主的感觉。另外一个理由就是我对以随心所欲的态度去描写的宫本武藏,这个确实存在的古人感到有点心虚。

第06卷
关于逃避:我会一连逛好几间书店;会去唱片屋找音乐和电影光碟;有时会去戏院;还会在日本麵店摊开买来的书,然后喝上一杯;或者带著少许醉意,蹲在日本麵店的梯子上。
我每星期画草稿之前,照例会有上述举动,那是我想把必须去面对的痛苦,暂时往后推的逃避行为。我在逃避,虽然明知自己必须要面对……

第07卷
漫画自小陪伴我左右。无数作品令我深深着迷,爱不释手。那些回忆,如今都化作身为漫画家一员的我的一部分。如果我忘记了对众多前辈的尊敬,也就失去自身的价值。我不是独自一个人,我们是紧紧相连的。大概是那样吧。

第08卷
当我第一眼看到挂在店铺墙上的黄色单车时,我就喜欢上了它。虽然价钱超出了预算,但我还是买了它。骑上之后,我感到沉睡了一段时间的肌肉开始甦醒过来。待我察觉时,方发现自己不仅满脸是汗,还充满了笑容。这个表情不是很希望被人见到呢。相隔了这麽久,我再次注意到原来自己是这麽喜欢运动的。

第09卷
前几天在某次交谈中,有人问我“你是爲了什么在画漫画的?”,虽然事先我已预料到会有这么一问的,但我仍然觉得自己的答案不仅未能令对方满意,甚至也不能让我自己认同。如果是问“你爲什么在画漫画?”,我的答案是——因爲画漫画对我而言,是最自然不过的事。可是,“是爲了什么呢?”···
有一天我能够在这里写出可以令大家接受的答案吗?语言真的很奥妙呢。

第10卷
那是何时的事情呢···我买的第一本漫画书是ドカベン(日本秋田书店出版的棒球漫画、暂没有香港中文版)第13卷。我找出好几页自己喜欢的场景,如痴如醉的模仿著画。
昨天我在书店里看到了跟当年包装得一模一样的ドカベンー整齐地排列在书架上,欠缺了1~3卷,而第4卷的第一版是昭和48年(1973)出版的。
我下意识地从书架上拿出第28卷,看著封面,突然感到心头一热。这幅画我也曾经模仿画过,当时的感情又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面,眼泪差点要掉下来。

第11卷
越是描绘,越是向前,越发看到,自己的不足之处。

第12卷
相隔5年之久,我又去海上钓鱼。那天风浪很大,我们乘搭的船在随波逐流,不断摇晃。我疲倦地望著水无休止地在改变形状的波浪,在我眼中它有时看来像是一片苍茫的大雪原;有时又像是在痛苦挣扎的黑色熔岩;有时更像是巨大海兽的背脊,令我深深感触到自己的存在就像芥菜籽那样微不足道。同时,正如“我晕,故我在”所言,我也深深感受到自己确确实实的活著。

第13卷
最近我经常走路。在走路时,尝试让自己去注意自己的身体。走很长的路,要怎么使用体力才会不疲劳?所谓合理的走法是什么?摆动双臂是不是比较好?把重心放前一点,可以走的更顺畅,而且会减轻脚步的负担···等等。这种和身体的对话令我回复到“以感性为原型”的自己;在不知不觉间把我积存在大脑里的不必要的情报一扫而空,当我察觉到这一点时,我非常开心。

第14卷
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在活动的;能照自己的意思去活动吗;和身体对话。在打篮球时也好、在打高夫球时也好、走在路时也好,我都很喜欢把意识集中在那种事上的时间。看来是那样的呢,多创造一些那样的时间吧。

第15卷
最幸福的一刻
是在出发去旅行前的短短时间里,在机场或车站商店里买杂志的那一刻。还有,是在飞机上,或在列车中翻著那些杂志的那一刻。

第16卷
刚一説出口,就觉得有所不同,常会发生这种事。也许,能用语言将人的感情完整表达出来,是很少有的呢。无形的感情,能否就无形地表现出来呢?在思考著这些事的过程中,一个不需要用语言来沟通的人物就此诞生出来了。

第17卷
随著年龄渐长,喜好也有了改变。从前喜欢少咖喱多饭,现在则喜欢很多咖喱包围著很少的饭。从前是喝浓酒,现在则用水稀释。从前光滑的东西,现在变得粗糙了。从前是跑,现在则是走,有时会跑。不过,从前和现在都喜欢纳豆。

第18卷
从关原之战往前追溯17年——从第14卷开始描绘小次郎由小到大的故事,终于发展到17年后了。现在总算到达了武藏故事的开头。呀呀,好开心。

第19卷
我把每天的工作,像写日记那样记录了下来。我明白任何一件事,都有去做的理由和意义。而没有意义或不想做的事,似乎会变得越来越少去做。我觉得我可以凴自己的意志去生活。

第20卷
缘分,是一种意味深长的东西。与他人的缘分;与小説及漫画的缘分;与一部电影或一首歌的缘分。每当我在心底真心去寻求之时,那些东西就会如我所料地出现在那里。那种缘分,一直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

第21卷
一如以往,我从体育运动学懂了很多东西。虽然那种“去干吧”的应付挑战的心情很宝贵,但那种想法也会令身体僵硬,无法自由活动。爲了能体验各种不同的东西,我常常想活动一下身体。我想先调整心态,才能令身体如常活动。

第22卷
拼命过、努力过、较量了、克服了,“成功”那一瞬间的喜悦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。但是在那一瞬间,应该向下一步踏出的双脚,却偶然陷入泥泞之中。

第23卷
我造了一个梦。一个看似由未成年的少年们组成的犯罪集团衝进了我的店子(设定我有开店),逐一打倒了店员。看那势头,集团打算把整个城市都纳入自己的支配之下。他们有完善的组织,狡猾、高招、残忍且冷酷无情。最低级的少年们是一群小学生,但药物却令他们双眼充血失去理智。因此他们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。如果真有地狱的话,当他们的双眼里没有一丝孩子的神采,“对啊,这就是地狱了!”我这么想著就醒了过来。

第24卷
人,与生俱来的是不偏不倚的眼睛。虽然成长时后天获得带有偏见的眼睛,到头来还是得放弃它。那么説,先放手者为胜吧。虽然在这世界上要做到这一点是很困难的。

第25卷
给别人添了无数的麻烦,也无数次伤害了别人,但是,我仍然想要创作美好的东西,仍然想要説出动人的话语。这是一种难以抗拒的本能,是一种想要认真过活的本能。

第26卷
从开始连载到今年,有9年了。我察觉到,经过了9年的创作之后,我终于能写出一些像样的对白。要将一句话里所包含的意思准确地表现出来,看来是需要这么漫长的时间苏醒的。我是在写完这次的对白之后才察觉到的。是哪一句对白!?这个要保密。

第27卷
是因爲我想创作“身体”这个主题而选择了这个作品吗?还是因爲这个作品,我才被引导向“身体”这个主题呢?在黎明时分独自绘画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。虽然还説不上成功,但是每当我画出了充满力量的漂亮身体时,我就会洋溢著感激的心情,快乐得难以自控。

第28卷
读高中时,有人劝我选自己的兴趣为工作,那会很辛苦。有人提议选稍有兴趣的东西为工作,会比较好。我没有听从。而事到如今,我庆幸作出了这个决定。如果我只有少许喜欢这份工作的话,相信我已经放弃了吧。喜欢的东西=自己。我是不能放弃自己的。

第29卷
展现在眼前的现在,在你还未説完现在的“现”字时,便已经成爲过去。我认爲过去只能够回味,一瞬之后的未来才是现在,要把眼光放在一瞬之后的未来,才可以赶上现在。我要活在当下。

第30卷
就算在我想要达到的目标上已经有了别人的足迹,但我仍想去感受那种用自己的双脚去寻找道路的兴奋。

第31卷
我好像经常会听到别人説,当自己的人生路上发生痛苦的事情和艰辛的状况,就是一个机会吸引比现在更多立场迥异的人閲读自己的漫画。结果这句话成爲了我的救赎。

第32卷
描绘作品时,有什么是必要的?技术?知识?才能?努力?理想?热情?赞赏?批评?是内心的平静,这才是我现在觉得最重要的。

第33卷
对漫画家以外的人来説,纯白的肯特纸不过是普通的纸,但至少对我来説,有时候会隐约的觉得,它有一种威严的感觉。面对著还是纯白的肯特纸,我会想到“是啊,不管画什么都可以”。偶尔我会这样子被重设,回到最基本的做法。

第34卷
摸索前进的事,没有改变。不过在远处摇曳映照的光芒,并非正确答案。反而是忘我地跳跃的内心之光,我希望是那样。

第35卷
説到现状,我得出了一个结论:最能帮助到我身体的,就是睡眠。

第36卷
在亲人离逝之后过了一段时间,就像只有核心部分慢慢浮现出来那样,我再一次瞭解到那个人的事。虽然那些核心部分在他还在世时我是没能看出来的,但他确实是那种人呢…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有这种感觉。

第37卷
有一群生活在同一时代,不管是愉快还是不愉快的事都会相互分享的人们。无论是家庭还是共同体,无论是运动还是漫画的世界,都有连续不断的历史。让思绪沉浸在空间与时间这两条悠长又丰盛的綫里,令人想到身处在交叉点之上的自己是确确实实存在的。

标签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